字体: | |

每页字数: 500 | 1000 | 全章

 第一章 画像 

  传奇大陆,大楚帝国,逍遥城,高大的城墙之上,挂起了一幅画像。
  这幅画像真人一般大小,材质不知道用什么做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充满了柔和的色彩。
  画中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气质非常的高贵,一双眼睛微带着慵懒之态。
  这女人眼神仿佛会动似的,说不出的娇媚,令人一望之下,便不自禁地沉醉其中。
  画像下面站着两名银甲武士,高大威武,笔直地挺立着,如同雕像一般。
  在银甲武士前面,是两个美艳的少女,生得娇俏可喜,甜美的笑容下是非常惹火的身材,不但长得一模一样,就连动作和神态都几乎相同,不过一个身着绿裙,另一个却是一袭红裙。
  在两个少女前面,有一个青衣老者,正在口若悬河地解说着,这人大部分都认识,正是逍遥城最著名的说书先生,号称能吹破天的李大嘴。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男人,几乎走到这儿,都迈不动步了,不是呆呆地望着画像或两位少女出神,就是聚精会神地听李大嘴胡侃。
  在李大嘴的介绍中,大家了解到,画中这个艳若天仙的女子人称流云仙子,居住在欢乐谷,这次派使者到逍遥城是来挑选意中人的。
  凡是功力深厚的少年高手,人人都有机会,可以一亲芳泽,就算得不到流云仙子的青睐,也有机会成为欢乐谷弟子。
  据说,欢乐谷里美女成群,珍宝遍地,人居其中,能够得到莫大的享受。
  听了李大嘴的介绍,所有男人都热血沸腾,充满了莫名的冲动,恨不得立刻就冲到欢乐谷中去。
  别的不说,仅就眼前这两个少女而言,艳丽就远超逍遥城飘香院的头牌,更遑论无限娇媚的流云仙子了。
  李大嘴看到人越聚越多,越发来劲了,清了清嗓子,指着身前丈许开外一道长长的红线说道:“各位,欢乐谷的大门永远向你们敞开。不过在这儿,一定要谨记我方才所讲的规矩,一是千万不能对流云仙子有所不敬;二是不能擅自逾越这条红线,违者均是格杀勿论”。
  说这话的时候,李大嘴一脸的肃然,无形中带了些萧杀之气,众人很想近前看个清楚,可谁也不敢拿性命开玩笑。
  突然间,人群一阵骚乱,接着往两边一闪,自动地让开一条宽阔的通道,通道之中,跑过来一匹雪白的骏马,马上端坐着一名骄纵的少年,身后是四名雄壮的家丁,也都骑着高头大马。
  见到这群人,围观众人纷纷让道,有避之不及的,少年手中的马鞭立即挥舞着抽了过去,纵使被打得鼻青脸肿,挨打的人也是忍气吞声,不敢多言。
  这少年一直纵马行到红线之内,用马鞭一指,轻佻地对着两位少女说道:“小美人儿,随我回府吧,包你们爽到翻!”
  众人看得分明,知道这位少年名叫赵枪,是赵家的少爷,逍遥城的恶少之一,人称霸王公子。
  赵枪生性喜欢沾花惹草,仗着赵家的势力玩霸王硬上弓,胆大包天,在这逍遥城中为所欲为,几乎横无忌惮。
  不过他家中势力不小,而且他本人天赋不错,年纪轻轻,功力就达到了六星武士骨硬级别,身高马大,皮肉结实。
  赵枪说着挑逗的话,眼神也不老实,居高临下地将目光集中在了两个少女身上,他虽然阅过不少美女,可象这般姿色的,还真的少见,馋得他口水险些流了下来。
  见到他极度猥琐的模样,绿裙少女皱了皱眉头,冷淡地道:“闯红线者死,大嘴先生的话,你未曾听清吗?”
  “哈哈……”,听了这话,赵枪得意地狂笑起来,声震四野:“美人儿说笑了,在这逍遥城中,就连城主府,你家少爷我都可以自由出入,别说你们所划的这条小小的红线了”。
  说着话,赵枪跳下马来,伸脚向地上抹去,那道红色的长线转眼间就被他抹去了不少。
  “赶紧收拾一下,随我家少爷走吧,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赵枪的四个手下纷纷围了过来,聚在了赵枪身侧。
  人群起了一番骚动,感叹这两个少女怕是要倒霉了,赵枪这些年来作恶多端,从来未曾听说他吃过亏。
  两个少女相互间对视了一眼,突然冲着赵枪微微地笑了,这一笑如百合初放,娇艳无比,在灿烂的阳光照射下,光彩似乎全凝聚在她们身上。
  赵枪看在眼里,不由的色与魂授,一颗心如同飘荡在云雾里,连身上的骨头都觉得轻了,傻愣愣地问道:“你们笑什么?”
  红裙少女见了,更是笑得如同花枝乱颤,一边笑一边用纤手指着他的鼻子道:“笑……笑你死到临头犹不自知”。
  “大胆,敢调戏本少爷,来人,快将她们两人弄回府去!”赵枪见到这两个少女如此媚态,心中早就把持不住了,大声喝道。
  “遵命,少爷!”赵枪的四个手下齐声答应着冲上前来,这些大汉都是赵府精选出来的护卫,实力在七星武士换血阶段,在这逍遥城中算是拥有不错的功夫了。
  “锁骨擒拿手!”
  在他们当中,分出两人饿虎一般的扑向了两个少女,手中施展的都是黄阶武技锁骨擒拿手。
  这套武技施展开来,威力足可裂骨锁喉,可是这两人目的并不在此,出手间将劲力暗蕴,只想将这两个少女擒下。
  另外两人身子微微地向前一插,有意无意间挡在了两个银甲武士前面,以防备他们前去救应,彼此间配合得相当默契。
  “我说郝老三,你们动作给我放轻点,伤了娇滴滴地美人,回头我可扣你们的赏银!”赵枪在他们身后大声地叫道。
  眼见到那蒲扇般的大手就要抓到身上了,两个少女却是面不改色,脸上笑意不减。
  见到她们这般样子,郝老三两人觉得事情有些诡异,可是箭在弦上,却又不得不发,只得将心一横,手上加大了力度。
  但见眼前一花,两人都抓了一个空,忍不住顿下脚步,脸上闪过错愕的神情,别的不说,单凭这等神奇的身法,就比他们不知道要高明多少。
  就在他们心中骇然的时候,眼前银芒一闪,两道匹练般的剑光刷地斩了过来,带来了一阵彻骨的森寒。
  郝老三两人反应相当迅速,见事不妙,立即闪身疾退,谁知眼前银光如影随形,紧紧地缠绕住他们不放。
  转瞬间,郝老三两人忽觉项上一轻,两颗硕大的头颅一起飞上了半空,犹自转个不停。
  两个银甲武士不知何时跃了过来,手中各持一柄雪亮的长剑,漠然站在他们面前,任他们的无头尸身缓缓地倒了下去,鲜血染红了附近的地面。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围观的人惊呼连连,胆小的人缓缓地退出了场地,一些曾受赵枪伤害的人却不由的拍手称快。
  赵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如同雕塑般的银甲武士不动则已,一动手居然有如此惊人的杀伤力。
  银甲武士缓缓地转过身来,慢慢地向赵枪走去,他们的步伐看似笨拙,可是很快就逼到了赵枪面前。
  望着银甲武士冰冷的面容,感受到他们身上带来的凌厉杀气,赵枪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大声喝道:“快,快拦住他们,我重重有赏!”
  见到郝老三两人的惨状,另外两个手下吓得全身颤抖,在赵枪的催促之下,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一看形势危急,赵枪没有半点迟疑,飞身上马,驱马调头便跑,还未跑出多远,就听见身后两声凄厉的惨叫,显然是两个手下又遭了毒手。
  这下更是吓得赵枪魂飞魄散,看都不敢回头看一眼,从腰里摸出一柄匕首,一返手“嗤”的一声插在马臀上,这匹马本是他心爱的坐骑,在此性命攸关之际,顾不得太多了。
  这匹骏马吃痛,发出怒声长嘶,游龙一般地跑了出去。
  赵枪双手合什,正在暗自祈祷,忽觉耳边起了风声,有人从身边飞驰而过。
  来人出手非常的干净利落,一把将他擒下,抖手扔在了场地之中,以赵枪六星武士的功夫,居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还未等围观众人看清怎么回事,赵枪就象死狗一般被掼到了地上。
  擒拿赵枪的是其中的一个银甲武士,他弯腰向两个少女施礼,肃然道:“首犯已就擒,敢问如何处置?”
  两个少女对视了一眼,绿裙少女正容说道:“此人罪在不赦,就给他一个痛快吧!”
  “是!”银甲武士恭敬地答道,缓步向瘫倒在地的赵枪走去。
  赵枪脸上的骄横早就不见了,身子如同秋天的落叶一般,整个抖成一团,想磕头求饶,偏偏动弹不得,看起来可怜至极。
  就在他感到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听到场外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先别杀他,否则要你们陪葬!”
  听到这个声音,赵枪大喜过望,高兴地大叫道:“风兄救我!”
  围观众人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脸上均露出了异样的表情,表面上呈现了足够的尊敬,而心中则是充满了不屑。
  
推荐
©2010-2016 中国联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