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每页字数: 500 | 1000 | 全章

 001 撞上活阎王 

  “我杀你爹了,还是杀你娘了,还是杀你全家了?”
  “奶奶的……你是只母狗没错吧,同为雌性,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威远侯府园子里头,破衣烂衫的墨小碗,拎着一个柳条编织的篮子在前狂奔,不时自嘲的回头骂骂咧咧,一条凶猛的大狼狗吠叫着在后头紧追不舍。
  墨小碗篮子里拎的,是从后厨顺来的猪下水。
  血水从篮子隙缝一路往下滴,猪肚上还沾着猪屎,随着她亡命奔逃,猪屎散发的气味被清风一带,恶臭难闻。
  威远侯府老夫人大寿,府中宾客盈门。
  墨小碗这个侯府五小姐虽然过得比狗还不如,但每逢这样的良辰吉日,也是她大丰收的好日子。
  因为这个时候厨房会杀猪宰羊。
  古代人特么的蠢!
  猪下水可是好东西,竟然暴敛天物,用来喂狗?
  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半个月没有吃过肉,连做梦都梦到好吃的猪肘子。
  今天一早流着口水醒来,发现自己如痴如醉搂紧苏姑的手臂,当猪肘子啃了。
  被苏姑取笑,墨小碗羞红了脸,抱着不愿意亏待自己,也想让苏姑和阿逸打打牙祭的想法,所以又溜进后厨,和厨子喂的那头大狼狗争抢猪下水。
  结果呢?
  不用说了!
  被这条凶猛的死狗,追得满园子疯转。
  “死狗,你今天是打了兴奋剂吧?算了算了,本小姐今天舍本大让利,顶多不做猪肺炖花生汤……”
  墨小碗也是醉了,那个老婆子过个生辰,一条死狗兴奋什么?
  往常丢一块猪肺给它,可以顺利逃脱它的魔爪,可今儿大反常态,硬是追着她不放。
  无奈的墨小碗只好将剩下的一半猪肺扔出去,一边疯狂的拔腿狂奔。
  这狗当真邪门了,竟然顿了一下后,嫌恶的别开头,再次朝着腿软的墨小碗追过来。
  我勒个天呢!
  阿逸那个臭小子怎么还不来接应?
  被这狗追着在花园里跑了几大圈,她脚下实在提不起一丝劲了,一眼看到前面一处精致的竹楼,灵机一动,拔腿往竹楼里狂奔。
  嘿嘿嘿!
  跟我墨小碗抢吃的,简直瞎了你的狗眼。
  墨小碗一边跑着一边嘿嘿奸笑几声,死狗,你就等着掉进豪华净房的粪池里,好好吃个饱吧!
  不要谢我,那可是老夫人和威远侯才能享用的净房。
  最好落在粪池里升上西天,以后再也没有狗东西敢跟我墨小碗抢夺猪下水。
  说时迟,那时快,被狗追得腿打颤的墨小碗,一头撞开净房门,一个箭步猛冲进去,然后灵巧的往侧边一个旋身。
  那条狗追得太急,到底斗不过人的智商,收势不及,扑嗵一声跃入粪池里。
  “哈哈哈,死狗,敢跟我争食猪下水?慢慢享受美味去吧………”
  墨小碗笑着笑着,感觉净房里气氛不对。
  似乎有一道杀人的目光将她定住,周围的气场阴冷邪魅,一股扑天盖地的压迫感袭卷而来。
  她的笑凝结在脸上,慢慢扭转头去,首先看到一条撤到腿跟的裤子,当然那条白亵裤上,因为狗扑进粪坑的动作太猛,或多或少溅上几点墨色的粪汁。
  再往上,是二条毛茸茸的大腿。
  再移上一点儿,她眸光汇聚的焦点是黑黝黝一片乱草丛中,伸出一柱擎天。
©2010-2016 中国联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