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每页字数: 500 | 1000 | 全章

  第七章 就要过年了 

  当晚李得泉便请二叔公跟安锦轩一起吃饭,用的是二叔公家里炒菜的锅。饭后,惊蛰挑水,小满烧火,一家人美美的洗脚擦身子。
  接着便安歇了下来,谷雨跟小满呆在房中,一边看着小满就着油灯绣花,一边把自己手里的绢花翻来覆去的看。脑海里想着惊蛰给人家写字换回绢花的情景,虽然这头上戴朵花跟她的审美有些出入,但这时代人皆以为美,她也不能抗争,况且,大哥如此疼爱自己,为什么要去抗争呢。
  看腻了谷雨就把花好好的放在枕头旁边,身子一滑下了地,把大坛子里的点心打开看看,舍不得吃又包好放回去,之后抬起头痴痴的看着那些辣椒蒜,红纸笔墨菜篮子,看完了这些,还是有些意犹未尽,又伸手小心翼翼的把鸡蛋一个一个的掏出来,再放回去,嘴里念叨着:十五个,一个不少。这才心满意足的爬上床去。
  小满到底忍不住,已经呵呵笑出声来,“谷雨,你就像那土财主,半夜爬起来数银子。”
  谷雨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羞涩一笑,“姐,你不懂,这家有存粮心里不慌,要是连明天早上起来吃什么都没有着落,怎么睡得着。”
  小满把针放下,用手指点谷雨的额头,“你个鬼精灵,一到庄子上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话,以前可是不声不响的。”
  这个谷雨倒是没有料到,她前世本来便是个乐观的,父亲是农学院的教授,母亲是中医,虽然她一直与病榻为伍,却也是阳光的,连个人体模型都能够玩半天。到了这个小姑娘身上,倒是记忆不多,只是得到了这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也跟他们贴心贴肺,现在姐姐突然这么一说,她倒还真是要找个借口才行。
  借口没有找出来,便听到有声音笑呵呵的,“怎么,我两闺女现在还没有睡呢。”
  王氏挺着肚子迈进她们的房间之中,见谷雨将头枕在小满的腿上,满脸的笑意,心里很是高兴,就冲着小女儿到桃庄这么开心的笑,受点苦也是值得的。
  “娘,您这么晚了还不歇息,您不知道,谷雨刚才把这些东西又数了一遍,就像土财主似的。”小满见王氏进来,将身子缩缩,让王氏坐下来。
  王氏的脸掠过一丝心酸,挨个摸摸两个闺女的头,叹了一口气。
  谷雨腾地坐起来:“娘,您叹气干什么,以后我们什么都会有的。”
  王氏开口道:“娘知道你们懂事,只是现在想过来跟你们说说话,这家里你们也看到了,从今以后,咱们要开始过苦日子了。等开春,咱们有了田地,就好过一些,现在手头上倒是还剩下一点钱,爹娘商量了一下等过阵子就让你们哥哥上学,你们可愿意。”
  小满笑着点头,“娘,您跟我们说这些做啥,上学堂好,知事明理哩。”
  谷雨也赶紧的点头,还拉着王氏的手,摸摸大肚子:“娘,甭愁了,到时候您安心的生弟弟,我去赚银子回来,给娘盖个大瓦房,哥哥弟弟都要上学堂。”惊蛰既然并不是自己的亲哥哥,谷雨打心眼里希望娘肚子里的是个弟弟。
  王氏被谷雨噗嗤的逗乐了,只是那笑很是短暂,接着又开始有些忧愁,“这过年……你们就不能穿新衣裳了,留着点钱还要给你们置办开春时候的薄衫。”
  “咳咳,”谷雨故意咳了几声,提着嗓子道,“没有新衣裳不要紧,有姐姐的巧手在。赶紧给我棉袄这缝上一朵绣好的花,不就是新衣裳了吗?”
  小满也笑个不行,伸着手挠谷雨,“好你个丫头,还指使上我了。”
  谷雨吃痒狂笑,好不容易缓过来,喘着气扑到王氏怀里,“娘,您看姐姐她,还不给我做新衣裳呢,那绣花来做什么?”
  王氏摸摸她的头,眼睛一酸,出去了。
  年味儿越发浓了。
  李得泉趁着这些日子修理好了桌子板凳,还跟着二叔公一起抹墙,安锦轩在和泥,惊蛰拿个木墩子,一把柴刀,一大捆的稻草,剁成细条,谷雨也不闲着,将剁好的稻草搬运到安锦轩那边。她心里还嘀咕,这难道就类似钢筋水泥的作用么?不过那些土墙,被老鼠打了洞,被鸡刨狗挠的加上自然脱落一些,这么一刷新泥倒是看起来顺眼不少。
  她看着这些人忙忙碌碌又热火朝天的样子,突然觉得这才是家,往李家院子那边望了一眼,又很快的扭回了头。撑着小腰扯开嗓子很是气派的叫道:“姐,我饿了,煮饭——”
  小满本跟着王氏在用买回来的红纸剪窗花等东西,见谷雨这么叫,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笑嘻嘻答道:“哎,这就煮。”
  如此忙了几日,不仅刷了墙,贴上了窗花,换了茅草,院子也用锄头细细的整理了一番,气象越发的不一样了。再看看惊蛰写好了晾在桌子上的春联: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很有乡村的气息,却让人觉得甚是温暖。
  小满领着谷雨扫尘,本来入住的时候就已经收拾过了,只不过是把屋里屋外的再收拾一番。扫尘之后便是洗尘,小满烧了整整一天的水,一家人痛痛快快的洗了尘。
  洗了尘,便换上了新衣裳,谷雨跟小满都穿上了洗得干干净净啊棉袄,谷雨的棉袄之上,下摆缝上了小满绣的一圈桃花,衣领子袖口也如此,看着倒真的像是新衣服一般,谷雨的则是绣着翠绿的叶子,看着倒是衬托得更加的俊俏,惊蛰跟安锦轩的,都是蓝布棉袄,只是那些破了的地方被王氏精心的用一些细布缝起来了,也不能像小满谷雨那般的绣上花,不过针脚甚是细密整齐,比之前露出棉花的样子倒是好了很多,安锦轩之前一直不答应,这个时候也是无话可说了。
  王氏看着他倒是有些心疼,“锦哥儿,日后有什么缝缝补补的事情交给婶子做,这别的不敢说,婶子还就会做这个,这棉袄露出棉花了还用绳子绑着,你看这衣裳都这一团那一团的,以后可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安锦轩挠挠头,想说些什么,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手指却一直用力的抓着裤腿,嘴唇也咬得紧紧的。
  
推荐
©2010-2016 中国联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