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每页字数: 500 | 1000 | 全章

  第八章 云裳 

  风浪并没有躲,既然躲也躲不掉,何必狼狈躲闪,徒费力气,反而更加惹人嘲笑。
  可是风尘的这一脚并没有踢到风浪身上,身后一个人影冲了上来,后发先至,飞起一脚把风尘踹了出去,变成了一个滚地葫芦。
  “狗崽子……”风尘灰头土脸地爬起身来,喝骂了半截,待到看清来人,直吓得魂不附体。
  “啪!”风尘向自家脸上打了一个清脆的耳光,伏身弯腰行礼,陪笑说道:“原来是风波大哥,怨小弟有眼无珠,该死,该死!”
  “请风波大哥恕罪!”风痕等人望着来人,一齐伏身拜了下去,神情充满了敬畏。
  一个白面微须,身材强壮的锦袍大汉,众星捧月般地由一群人簇拥着,出现在风浪面前,在这大汉身上,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
  这大汉就是风波,拥有着良好的天赋,再加上不断的服用丹药,功夫在风家少年子弟中排名第一。
  风波的父亲就是风清流,逍遥城仅有的三名药师之一,身份相当尊贵,这也造成了风波一向眼高过顶,习惯了发号施令。
  “风尘,你们几个家伙,越来越不争气了,居然在这里欺负风浪兄弟,真是该打!”风波加重了语气,大声地喝斥道,脸上怒气迸发,扬起手来,作势欲击。
  “大哥,这可怨不得我们,都是这个风浪太过气人,在外面丢光了风家的脸面不说,在家里还乱骂自家兄弟!……”风尘见到风家的青年高手陆续来到,慌忙地解释道。
  “还敢狡辩,信不信我打折你们的腿!”风波打断了风尘的话,怒不可遏地喝道。
  “我们知道错了,请大哥饶命!”风尘等人眼见形势不妙,连忙苦苦地哀求道,脸上装出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
  “滚到一边去,好好地反省,今天不许吃早饭!”风波板起脸来,将风尘等人痛斥了一顿。
  风尘等人不敢反抗,向风波行了个礼,哭丧着脸,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风浪一直在旁边冷冷地看着,风家的人向来对他不友善,他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感。
  风尘等人一直保持着垂头丧气的姿势,直到走出了风波的视线,才敢小声的议论。
  “唉,风尘,都怪你,连累得大家都没法吃早饭了!”说话的是个小胖子,名叫风鹏,向来是比较注重吃的,这句话一出,引来了两个风家少年的连声附和。
  “我说,你们都是猪脑子啊,没听出来风波大哥的意思,他并没有怪我们,只是说打风浪这小子的地点和时机不对!”风尘拍了拍风鹏的头,得意洋洋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风浪这次惹得我们挨骂,这个场子一定要尽快找回来!”风痕恨恨地说道,这句话一出,引起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眼见风尘等人走开了,风浪将手抱在胸前,便欲飘然走开。
  “风浪!”风波见风浪视而不见地从他身边走过,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
  “有事?”风浪回过头来,淡然地望着风波。
  “没……有!”风波见到风浪平静的脸庞,顿了一顿应道。
  风浪摇了摇头,回过头来,径直离去了,这风波,总令他感觉到说不出的虚伪,实在是不想和他多打交道。
  “这家伙,真是一点好歹都不知道,风波大哥救了他,连一声谢谢都不会说!”围绕在风波附近的几个风家子弟,见状纷纷出言指责风浪。
  “算了,风浪兄弟身体有缺陷,难免性格会孤僻一些,大家不要怪他了!”风波轻轻地替风浪解释道,脸上浮现出一丝微不可察的冷笑。
  这一番话,更令众位风家子弟多有感慨,深叹风波为人太好了,做事太厚道了,却更增加了对风浪的鄙视。
  “好了,别说他了,我们去练功吧!”风波一挥手,止住了众人的话语,领着他们向练武场中心走去。
  太阳渐渐的升高了,人越来越多,练武场上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众多风家子弟在那儿卖力地练着,矫健的身影此起彼伏,不时发出阵阵喝声。
  他们练得非常认真,毕竟在大楚帝国,想要出人头地,基本上就只有勤修武学这一条出路,不舍得流血流汗是不行的。
  风波带着几个修为较高的风家子弟,威风凛凛地在场边走来走去,随兴进行点拨,见到大家对他恭敬有加的样子,脸上挂满了笑意。
  风浪如同一个被遗弃的人,闲坐在一棵海棠树下,静静地望着练武场,对场上的众人都是非常的羡慕。
  一声声的呦喝声传来,声声撩动风浪的心弦,让他热血澎湃,不知不觉中,他站起了身子,比划了几下招势。
  仅仅是几个简单的招势,就让他心浮气乱,头脑昏沉起来,看来以他的体能,可以坚持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万般无奈,他只好重新坐在花枝下面休息,眼神中充满了悲伤无奈。
  “云裳来了!”从练武场上传来一声兴奋至极地尖叫,所有人都犹如打了鸡血一般,顿时变得精神了起来。
  风家众少年情不自禁地向前望去,还有一些人开始更加卖力的表演,以期博得云裳的美目一顾。
  要知道,云裳可是逍遥城的第一美人,而且正当年少,一朵花含苞欲放,正是最吸引人的时候。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个黄衫少女轻飘飘地走进了风家的院子,她气质高雅,身材苗条,整个人带着一种圣洁纯净的气息,随着她的到来,附近的天空仿佛都跟着明亮起来。
  就在这时,场中突然传来了一个木桩倒地般的声音,有个风家弟子不知怎地摔倒在地上,鼻中鲜血直流,估计是太过着迷了。
  云裳自从走进院子,就不住地游目四顾,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对待众人焦灼的目光,她似乎早已习惯,一律选择了无视,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在练武场上扫来扫去,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感觉她的目光在脸上停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心跳开始加速。
  见到云裳之后,风波的眼睛骤然间亮了,他反应十分迅速,抢在众人头里,迎面拦住了她的去路。
  “不知是哪一阵香风,怎么把云姑娘给吹到风家来了?”风波展开自以为迷人的笑容,非常殷勤地凑到云裳面前说道。
  “找人?”云裳看了一眼风波,微皱着眉,强忍住心头的不快说道。
  “找谁?是不是有人得罪你了,放心,包在我身上,不管他藏在什么地方,我一定会揪出来见你!”望着云裳的如花娇颜,风波情不自禁的拍了拍胸脯。
  这时候,云裳已经发现了孤单地坐在海棠树下的风浪,淡淡地说道:“不必麻烦你,我找到了!”
  说罢,云裳不再理会风波,缓缓地从他身边绕过,向风浪走去。
  风波脸上闪过一丝阴冷,不过一现即隐,悻悻地在云裳身后跟了几步,然后慢慢地驻足停下,一双眼珠转个不停。
  看到云裳娉娉婷婷地走过来,风浪长吸了一口气,这个云裳,小时候曾和他青梅竹马,彼此间感情一直不错,只是后来风浪长大了,性格变得越来越变态,这才渐渐的有些疏远。
  说实在的,风浪此时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她,因为云裳长大以后,变得越来越漂亮,充满了少女的魅力,可是他,身体却是一天不如一天,这差距使他不愿意接受。
  见到云裳充满热切的眼神,风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转身就欲离开。
  “风浪,你停下,我有事情找你!”见到眼前熟悉的身影,云裳不顾一切地喊了一句。
  风浪的身子僵了一下,缓缓地转过头来,冷漠地问道:“什么事?”
  
推荐
©2010-2016 中国联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