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每页字数: 500 | 1000 | 全章

 第1章 带你去见他 

  雍仁元年
  凰雏宫内一片静谧,刚登基的雍仁帝意气风发的迈进来。
  而这个帝国曾经尊贵的静平公主身着白袍坐在软榻上,脸色苍白,眸光无神。
  “阿难,天下是我们的了!”雍仁帝捏住她的下巴,语气颇为得意的说。
  静平冷冷一笑,语露讥讽:“应该说,天下终于是你的了!”
  眼前的雍仁帝,是她的大皇兄,父皇所谓的嫡长子,她自小仰赖的兄长和恋人。
  他说,只要他登基为帝,他们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父皇去逝前的三年,她在宫内侍疾,替父皇草拟诏书。联合外大臣,劝导父皇传位于大皇子元真。
  两个月前,父皇病逝,而他登基为帝。
  他说他会敬母后为慈太后,一生敬之爱之,可父皇死后没有几天,母后被他气的撞柱而亡。
  他说三皇哥元佑虽然任性爱跟他做对,但他不会计较,登基之后他会封元佑为贤王,让他一生潇洒自在。可一个月前,他声称元佑企图造反,将他府中上下全部斩杀。
  “傻瓜,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只要我登上帝位,我们才可以长长久久在一起。”元真温柔安抚她。
  静平听此话呵呵一笑:“你说我们可以长长久久在一起,你敢立我为后吗?”
  雍仁帝脸色微变:“玉贞并无过失,现大臣都主张立她为后。阿难,你会理解我的处境,不是吗?”
  “恐怕这跟玉贞无关,跟你的野心有关。你若要娶我,便是要让天下人知道你并非父皇亲生子。如此一来,你斩三哥于马下便是大逆不道,你登皇帝位也乃名不顺言不正,实为篡位!”
  此话一出,雍仁帝脸色大变,刚刚温柔之色已露出一番狠厉。
  “此时此刻能证明你并非元家正统之人只有我。只要我一出现,你的帝位很快不保,所以你将我囚禁于此,你只是想把我当成你的禁脔罢了!”
  “静平,你还是如此聪慧……”雍仁帝面色阴冷。
  “我聪慧?不,我其实蠢钝如猪。父皇死前一个月喝的汤药里,下有蚀骨散,这是让父皇不明不白而亡的慢性毒药。而这些汤药,是我亲手喂给父皇吃的。母后一直提醒我,让我远离你。而我却怨她将我抱到祖母跟前抚养,对她怨之远之。三皇兄是我同父同母兄长,我却因为你的离间跟他势如仇敌。而如今,更是我亲手害死了他们。我静平,根本就是世上最愚蠢的人!”
  “这么说,你确实很蠢。”雍仁帝听完,居然还笑着点头。
  “如今,你终于忍不住要对我动手了吗?”静平冷笑。
  “哦,不,我怎么舍得?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她心生不安。
  “宁毅,你的驸马!”雍仁帝说出这两个字。
  静平脸色微变,宁毅此时应该远在北境,他怎么会来?
  但是他的确有可能会来,几前天宁侯因被查出协助三皇子元佑造反而被满门抄斩。在北境的宁毅听到消息,不可能不赶回来。
  “走吧!”说完雍仁帝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拖着她出了凰雏宫。
©2010-2016 中国联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