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每页字数: 500 | 1000 | 全章

 第一章 庙里避雨 

  五月的鬼天气,说变就变,刚刚还天气晴好,陡然间电闪雷鸣。
  徐大山赶集归来刚走到半道上,豆大的雨点子就落了下来。看这情形,赶回家要浑身淋个湿透,他只得急冲冲朝前奔了百十米远,拐进距离村子不远的一座破庙中。
  这破庙名字叫娘娘庙,不知道什么时间修建,已经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房顶有几个大窟窿,抬头可以看见天。
  不过好歹能够避雨,徐大山快速冲进去,吁了口气,将脸上的雨水擦了擦,然后摸了摸裤兜里的钱,也就几十块,是今天在镇上卖草药得来的。
  这点钱要攒着,过两天又该给母亲买药了。
  想起母亲的病,徐大山又在心中微微叹息。
  八岁那年,父亲上山打核桃时从几丈高的树上摔下来,没等抬出山已经断气。只余下母亲一个人家里家外操劳,不但要照顾自己和年幼的妹妹,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徐大山和妹妹从小就知道为家里分忧,每天放学都会跟在母亲身后帮忙。
  上高一那年,爷爷奶奶相继患病去世。医药费加上丧葬费,足足花了五六万块。家里原本就不富裕的生活一下子被压垮,徐大山野因此辍学。为了还账,母亲没日没夜的操劳,刚五十多点,头发已经大半白了。结果积劳成疾,扭伤脊柱,双目失明,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歇着,什么活也不能干。
  生活的重担,一下全部落在徐大山身上。这两年时间,徐大山根本也没有闲着,不是上山放牛扒蝎子,就是下河捉鱼捉黄鳝,挣些钱补贴家用,一刻也没有闲着。
  原本妹妹也打算辍学回家帮忙,被他劝阻。
  不过生活虽然过得艰苦,但徐大山并没有被压垮。
  相反,他现在变得愈发坚韧,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攒够钱,带母亲去大城市看病,把母亲的病彻底治好。
  坚信自己有一天会娶个漂亮媳妇,让母亲抱上孙子,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在心中给自己打了股气,徐大山又扭头朝外边看去,雨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看自己站立的地方开始滴水,徐大山赶忙挪动位置,躲到角落里,贴着山墙站立。
  这时外边传来啪啪的脚步声,一个浑身淋得湿透的女人着急忙慌冲进庙中。
  是香兰嫂,看到对方,徐大山刚要出声打招呼,忽然停下。
  香兰嫂身上穿着一套及膝的白色连衣裙,现在浑身被大雨淋个湿透,紧紧贴在身上……好像完全没有穿一样,徐大山看个清清楚楚,不由觉得口干舌燥,傻愣愣站在神龛后边,没敢现身。
  赵香兰是徐王村的媳妇,嫁过来有四五年。她也算是十里八村的美女,可惜命不太好,刚嫁过来第二年丈夫就出车祸死了。年纪轻轻成了寡妇。
  她对婆婆很孝顺,村里人提起来,没有不称赞的。
  可惜她婆婆不是个好东西,整天对赵兰芝横挑鼻子竖挑眼,而且疑神疑鬼的。
  “这贼老天,说下雨就下,也不能我赶回家”赵香兰并没有料到庙里边已经有人避雨,只觉得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非常难受,忍不住把裙子提到腰际起来,弯腰双手拧水。
  浑圆的臀部曲线,让徐大山彻底眼睛瞪直。
  他倒不是有意偷看,只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再加上徐大山也是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子,火力正旺盛,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
  “咕嘟”他忍不住吞了口吐沫。在空旷的庙里,声音显得特别清晰。
  赵香兰听到有声音,下意识扭过头,正好看到贴着墙壁站立的徐大山。
  “山子,你……”赵香兰脸色一下变得通红,急忙将裙摆放下,伸手拉了拉。
  “嫂子,我这避雨……避雨,没想到你冲进来……”被对方发现,徐大山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听到头顶房梁传来咔嚓的声音。
  徐大山猛然抬头,就见一根檩条断成两截,哗啦落下。
  “嫂子,小心”徐大山急声叫到,一个窜身猛扑过去,将赵香兰推开。
  “轰隆”檩条落下,恰好砸在神龛中的娘娘神像上。接着神像滚落,恰好砸中徐大山脑袋,鲜血顺着额头流出。泥土塑造的娘娘像四分五裂,在那瞬间,泥土中有两道光芒钻入他的脑袋。
  “山子!!”赵香兰回过神来,急忙冲过来大叫道,将他身上的泥块搬开。
  “你没事吧,山子……大山……”赵香兰急忙将他搀起。
  “咳咳……我没事”徐大山晃了晃脑袋,稍微有点晕沉,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碍。
  “真的没事吗,身上疼吗……啊,你额头流血了?”赵香兰又是一声惊叫,急忙伸手擦拭额头上的鲜血。
  她半搂着对方,此刻倾斜着身体。
  徐大山这个姿势,恰好能感觉到两团酥软,还有淡淡的体香。那滋味,让他再次变得不淡定,害怕自己出丑,他急忙起身道:“嫂子,我真没事了。啊,雨停了!”
  说来也怪,刚才雨下的挺大,转眼就停止了。
  “真没事?要不咱们现在去医院看看,别留下什么后遗症。”赵香兰有些担心的问道。
  看赵香兰关切的目光,徐大山感觉心中暖洋洋的,出声安慰道:“没事,雨停了,咱们回去吧,天马上就黑了”
  下这么大雨,徐大山担心母亲有什么意外,根本不敢再外边耽搁太长的时间。
  赵香兰见他坚持回家,也不再说什么。
  快到村口时,两人分开,一前一后进了村子。
  回到家中,刚打开楼门,就听到里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是山子回来了吗?”
  见母亲没什么意外,徐大山才放下心来,开口回应道:“妈,是我,”
  给母亲打声招呼,徐大山看天色不早,开始钻进厨房忙乎,做饭。
  徐大山不想让母亲担心,也就没告诉自己在娘娘庙被砸伤的事儿。
  刚才不觉得,现在开始干活,总感觉大脑有些晕晕沉沉。
  勉强伺候母亲吃过饭,徐大山自己胡乱扒了几口,然后将碗筷刷好,早早地躺在床上休息。
  猛然间,他脸上浮现出扭曲痛苦的表情,头顶一黑一白两道光芒闪烁,紧接着大脑陡然传来一个声音:“九天玄女传承,法成!洞天福地,认主!”
©2010-2016 中国联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