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每页字数: 500 | 1000 | 全章

 第一章 我韩宇不怕死 

  当韩宇从昏迷中费力的睁开双眼,全身各处的疼痛差点让他惊呼出来。他想要坐起身,但是四肢沉重无比,仿佛不是他自己的。
  韩宇打量四周的房间,这里应该就是监狱了。冰冷的铁栅栏挡着,三面坚实的土墙隔绝了外面的世界。惨白的灯管照射着他的脸,清秀的脸上几缕淡淡的血痕。
  痛苦的记忆如潮水的涌向了韩宇,他抱着头险些惨呼出来。
  如果在三天之前,将他的名字叫出来,大多数人都要立马像哈巴狗一样对他摇起尾巴。因为他不是别人,而是京都四大家族韩家的长孙。他的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的。尽管富贵的生活,让他变得和一般纨绔子弟无二,可是只要等到成年他就是韩家继承人之一。
  没有想到,三天前就在韩宇春风得意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喝多了。醒来之后,一个女人死在自己房间中,刀就拿在他的手上。
  那一天正好是韩宇的成年礼,所有宾客齐至。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一个小明星,还是一个家族的旁系。所以他没有躲过这一劫,几乎是当天就被抓走。虽然韩家的势力很大,暗藏的敌对家族势力也不弱。再加上这次动静闹得很大,已经突破了底线,无法收拾。
  韩宇身为韩家当今家主韩严君最宠爱的孙子,这些人自然没想过放过他。杀人案本就不是小事,背后又有一群人推波助澜,这一次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现在尽管没死,却是生不如死。在监狱的西北角放着一只坐便器,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扫,发出一股恶臭的味道。韩宇尽量让自己挪到铁栏杆旁边,好方便自己透一透气。
  因为全身剧痛,韩宇挪的非常小心翼翼,花了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他才到了栅栏旁边。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这不是我废物大哥吗,怎么现在和条死狗一样。”
  韩宇听到声音猛地抬头,发现门外站着几个年轻人,带着他们过来的是一个老人。那些年轻人脸上,全是一种幸灾乐祸的冷笑,唯独那个老人怜悯的看向自己。
  “韩伯,快点叫爷爷救我,我不可能会杀人的。”韩宇毕竟还年轻,受了这么大的磨难,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出去。而且他出生富贵,这里的环境,他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
  韩伯饱含深意的看了韩宇一眼,却没有说话。
  韩宇的心冷了一半,因为韩伯的出现就是代表爷爷,他是自己爷爷的贴身护卫加保镖。以往自己无论惹了什么麻烦,爷爷一定会让韩伯来帮自己。但是今天韩伯沉默了,这也说明了爷爷的态度,四个字无能为力。
  旁边一个比韩宇小两岁的少年,说话极其刻薄道:“韩宇你这个废材,把爷爷害的还不够吗?我要是你,都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韩宇冷冷的看着这个少年,少年名叫韩超群,和自己同父异母。只不过他的母亲出身低贱,所以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这个韩超群的地位,比私生子也强不了多少。往日看到自己,从来不敢在自己眼前表现一丝不悦,如今一口一个废材叫着。
  站在韩超群一边的青年,神色郁郁道:“韩宇,他们来见你是有原因的,希望你不要让我们为难。”
  这个青年长得很精神,不过眼神阴狠。他叫做张志一,韩宇想起前几天,他称呼自己的时候还是韩大少。他们张氏父子属于韩家外围势力,只不过颇有能量。此时他将这些人带来,必然不是和自己叙旧的。
  眼前闪过一幕幕,韩宇也不是笨人。自己这一次惹下这么大的事情,韩家的敌对者一定是以点带面,争取全面打击韩家势力。越是大的家族,越是要小心翼翼。而且越是大的家族,越是没有亲情。这些人来此,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逼死自己。
  韩超群傲然道:“这是父亲的意思,韩家已经决定放弃你。你可以选择苟活下去,但是你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没有韩家的庇护,只怕你也受不了无止境的虐待。韩家呢,希望你死的风风光光,不要为韩家再留下污点了。”
  说着一个冰冷的事物扔进了栅栏内,砸在韩宇的身上。韩宇目光一凝,落在他身上的是一把削尖的牙刷柄,他的心忍不住颤抖起来。
  韩宇盯着那个牙刷柄,迟迟没有动作,过了好半晌才抬起头看向老者道:“韩伯,爷爷……爷爷也是这个意思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韩宇的声音哽咽的不像样子,眼泪也差点涌出。别人看自己光鲜无比,走到哪里呼朋唤友,可是韩宇自己清楚,这个世界上对自己好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爷爷。
  韩伯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好的,我知道了。韩家子孙没有一个孬种,我韩宇也不是怕死的人。如果我的死,能够为韩家消除影响,那我就把我这条命还给韩家。”韩宇咬着牙齿,一把抓过牙刷柄狠狠捅进了自己的肚子。
  血液染了自己一手,韩宇听到韩伯幽然的叹息,听到韩超群得意忘形的哈哈大笑。甚至还听到,张志一满足的松了一口气。
  血液越流越多,韩宇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红一片。外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自己似乎被几个人抬了起来,过了一会,有人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自己虽然能够感受一切,但是却根本不能动弹。自己的血液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止住,随后一个声音传来:“把他拖走吧,已经死了。”
  韩宇真想叫出来,你他妈才死了呢。但是他不光是不能说话,就连动弹都做不到,他的这个状态和死人差不多。难道我真的死了,韩宇陷入了思考之中,毕竟谁也没有真正的死过,万一人死了就是这样怎么办?
  韩宇浑浑噩噩的想了很多,过了一会又被人抬起,摇摇晃晃的像是抬轿子。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他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
  等到韩宇醒过来的时候,前后左右都是黑漆漆的。黑暗几乎要把他吞噬掉,而这个时候,他终于可以喊出来了。
  韩宇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答他。终于他憋不住,大声骂了起来。没想到骂了也没人回答,他心里忍不住想到,我这是在坟墓里面吗?
  韩宇尝试爬起来向前走,自己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反正身上的伤口已经不疼了。用手摸了摸腹部,只摸到一个伤疤。他爬起来慢慢向前走去,走了有一分钟,这才撞到了墙壁。随后他又前后左右的一通走,基本上能够确定,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空空洞洞的大仓库。
  而且这里除了自己,没有别的生命。
  是谁把自己抓到了这里,巨大的空寂,让他只能不断的想着问题。有可能是仇家,也有可能是帮助自己的人。韩宇现在猜不出来,只能静观其变。
  这一次又不知道等了多久,韩宇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一道光芒刺破了黑暗。长久没有见灯光,他被这道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等到他眼睛慢慢适应光芒之后,韩宇才发现光芒已经充斥了整个仓库。
  而门口,站着十个人手里都拿铁棍与砍刀一类的武器,这十个人都是身材高大,不过人种是来自全球各地。韩宇心中涌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些人难道特意把自己从监狱弄出来,就是为了活活把我砍死?我到底得罪过什么人,嗜好这么变态。
  十个人一直不动,韩宇压下了不好的预感,对门口的人道:“你们是谁?”
  没想到他不说话还好,刚一说话,十个人就冲了过来。韩宇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拔腿就跑。只是他本就是身娇体贵的主,再加上这段时间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哪里能够跑过这些训练有素的打手。
  还没跑一会就被他们追上,砍刀和铁棍疯狂的落下。韩宇身子一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老子要被砍死了。
  这些人打了好几分钟,彻底将韩宇打的不能动弹的时候,他们十个人整齐划一的收了兵器走了出去。仓库的门再一次关上,里面没有一丝光亮。
  韩宇躺在仓库里,等到人都出去之后,哎呦哎呦的爬了起来。他奇怪道:“这些人竟然没有把自己砍死,怎么可能,我记得我中了十几刀啊。”
  韩宇说着摸了摸自己,发现身上一个伤口都没有,只有被铁棍敲打的地方肿痛不已。
  “妈的,你们是要玩死我,折磨死我吗?”韩宇对着仓库外怒骂一句。
  没想到仓库的门忽然打开,韩宇吓了一跳,认为这些人又要冲进来殴打自己。好在这一次进来的不是打手,而是送饭的。
  饿了几天的韩宇,根本不管这些饭菜会不会有问题,抓起来就塞到了自己的嘴里。饭菜都是大鱼大肉,放在以前他一定挑三拣四,嫌弃油放的太重。可是现在,他饿得连味道都没尝出来就全部吃了下去。
  刚把饭菜吃了,想要问问这个送饭的家伙,可是抬头才发现,进来的人根本没有耳朵。这个人是个聋的,收拾好残羹剩饭,然后就径直出去了。
  韩宇无语,他不知道将自己弄到这里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他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人似乎不想杀自己。
©2010-2016 中国联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