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

每页字数: 500 | 1000 | 全章

 第一章 

  红袖醒了。
  当然不是睡到自然醒,她是被人自被窝中挖了出来,所以才不得不醒了。
  红袖当然知道是谁会把自己挖出了暖暖的被窝:除了自己的室友,哪里还会有其他人?又到时间去上班了,唉——!
  她一面在心底叹着气,一面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她睁开眼睛后心下一惊,然后立时闭上了,然后又飞快的睁开:她便放声尖声叫了起来;自她有生以来的二十八年里,这是她叫得最大声儿的一次。
  红袖尖叫是因为她看到了一屋子的人——这并不可怕;虽然屋里应该只有她和室友两个人才对;但是让她感到可怕的是,她看到了一屋子的古装人,所以她才会尖叫。
  可是屋里的人并没有因为红袖的尖叫而有一丝慌乱,她们还是在忙着各自手里的事情:给红袖穿衣裳的人连手都没有抖一下,多看她一眼都不曾,好似红袖这个时候如此大声儿的尖叫再正常不过了。
  一屋子奇怪的人。
  因为没有人理会红袖,所以她的尖叫没有持续多久,便自己停了下来。
  红袖停住尖叫后,便想起弄明白:为什么她的屋间里会有古人?她如此一想,便马上发现是她犯了一个严重性的错误:这不是她的房间!
  这是一间非常古色古香的房间:包括她身下的床,房里的家俱;古色古香的房子里,出现一群古装的人应该没有什么不对——那自己为什么不在自己的房里了?红袖想着低头看向了自己。
  红袖先看到了自己的手,不过,那不是她的手,那是一个小女孩的手!她不太相信的想握起拳来,那小手便握起了拳头,于是她确定,这是她的手。
  她没有再开口尖叫,她直接双眼一翻晕了过去:不是吓得,而是因为头疼;她忽然就感觉到头疼如裂,痛得她抵受不住,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红袖,已经与刚刚有些不同了:她的脑子里多了一些记忆,是关于一个十一岁女孩儿红袖的记忆;这个和红袖同样名字的女童,是一位怀德将军的嫡女——这是一个古代的女童!这个认知让红袖一下子更傻了。
  所以,红袖清醒后的第二次,依然是不能自抑的尖叫起来。
  屋里的人依然故我,没有人理会她的尖叫;一个十一岁女童如此尖叫,似乎是再自然不过。
  红袖其实不想尖叫,她只想问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乌龙的事情;为什么她只是睡了一觉,而且她已经有好久没有看小说了,她为什么睡醒以后会穿越了呢?只是,她不知道应该问谁才好。
  现在的红袖不再是一个二十八岁的成年人,她成了一个十一岁的女童——但是这个并不能让她惊叫:她也是在现代社会混了好久,就算不是精英也可以算是半个白骨精的白领一员,怎么可能一点儿定力也没有?
  让她尖叫的事情来源于她新接受的记忆:她现在是一位十一岁的新娘!就在今天、今日,她就要穿上嫁衣嫁人了!
  好吧,乌龙的穿越那就穿越吧;而且穿越后不给自己时间适应环境,她也不怪老天和满天的神佛了;就算是让她穿成了一个十一岁的女童,她再次大方的表示谅解,也不怪老天了——也要允许神仙偶尔犯错、考虑不周,对吧?
  红袖一向自认是很心胸宽广的女人。
  但是,让她穿成了一个女童,还要在穿越的当天嫁人,让她如何能心平气和的接受?红袖于是便失控了。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怎么会穿越的;不过,这个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红袖已经尖叫了两次,可是她稍一稳定下心神,便发现她身上已经被人摆布着穿上了不少层的衣服:虽然她还不认识古代的衣服,不过看样子也不像是着了外裳。
  屋里的人依然是忙得团团转,只是没有一个人对红袖的尖叫有反应;不但如此,而且这些都如哑巴一样,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过话!
  红袖再一次明智的结束了她的尖叫,开始仔细打量四下的人;她现在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能不能逃出去呢?她可不想嫁人,而且是在十一岁就嫁了。
  她发现怀德将军府的人不少:不止屋里是一屋子的人,就是外面还有不少的人;她想逃跑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红裳还在左顾右盼时,她刚刚的尖叫终于引来了人: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穿着一身的新衣服——红袖一看到她,便知道这是本尊的奶娘:她的脑中自然而然就出现了这样的信息,本尊的记忆在起作用。
  赵奶娘直直奔红袖走了过来,红袖看她的样子像是要对自己说话的样子:她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哑子。
  赵奶娘挥挥手让正在帮红袖穿衣的丫头站到了一旁,她在床边儿上坐了下来,伸手轻轻的抚上了红袖的头。
  奶娘还没有开口说话,眼圈便红了:“姑娘,你就不要再闹了;就算你再闹再喊叫,将军和夫人也不会答应你的所求;你没有看到房里的丫头们没有人说话嘛?她们被将军下了禁口令,在姑娘上花轿前,她们是不会同姑娘说一句话的;姑娘再吵闹下去,也、也——”
  奶娘的眼泪几乎就要掉了下来,她却硬生生的把泪逼了回去:“只会让将军和夫人更伤心罢了,姑娘听奶娘的话,我们乖乖的啊,今儿可是你、你大喜的日子。”
  奶娘说着话眼泪又一次涌了上来,可是大喜的日子不能见泪啊,她索性仰起头来想把眼泪再逼回去。
  红袖看了一眼赵奶娘,她对奶娘是认识的,也是陌生的:虽然从来没有同此人一起相处过,可是记忆里却有着这个人的点点滴滴。
  本尊红袖是由赵奶娘带大的。
  红袖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她自奶娘的话中听出来:她就是再闹,她今儿也是嫁定了!既然都嫁定了,她还能再说什么?而且她知道奶娘也是不能做主的人。
  她自己知道,身上有几处的擦伤还没有好,伤处依然在隐隐做痛:如果本尊的将军父亲在这样情形下,还要让他十一岁的女儿出嫁,她一个初来乍到的“人”还能想到什么法子?即使她今年实际上近三十岁了。可能本尊只有十一岁啊,十一岁的小身子骨,注意什么也做不成。
  逃跑的法子是不顶用的,现在是白天,红袖也等不到天色变晚:再过一段时间,她要就上花轿了;所以,想避开众人的耳目逃跑那真是痴心妄想了。
  红袖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女童,所以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后,已经开始慢慢的接受并开始面对了:她刚刚来,还变成了孩子,除了认命嫁人,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只是,红袖不明白:一个将军为什么要把自己如此小的女儿嫁出去呢?
  十一岁的新娘啊,难道要嫁过去做“童养媳”?将军府不需要卖女吧?就是因为搜遍了脑中的记忆,也没有找到原因,所以她只能保持沉默。
  赵奶娘看红袖不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心下又是一疼,伸手抱住了她:“姑娘,你也不要怪将军和夫人,他们、他们也是不得已,不然哪里能忍心你小小年纪去冲喜!”
  冲喜!红袖听到这个词儿,脑中就是“轰”的一声儿,她真想立刻再晕过去一次:只为了试试看能不能再穿回去——她是个务实的人,刚刚晕倒后醒来没有反穿回去,而且还得到了本尊的记忆,她便知道自己八成不那么容易回得去了;所以现在她还是很清醒的,没有尝试着把自己撞晕。
  但是她现在生出了一腔的怒火,对老天的怒火:穿到古代有什么好?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巧克力……,这里什么也没有!这也就算了,可是老天爷能不能让她穿越一次,多少也舒心些?怎么可能会穿到一个将军府中(这一点红袖还是可以接受的),居然还要做一个冲喜的十一岁新娘?
  红袖心中再一次浮现了那个名词:童养媳!对,就是童养媳,她可不想去做人家冲喜的童养媳——冲喜啊,那极有可能就是,她那个未曾见面的丈夫命悬一线了。
  换句话说,她极有可能嫁过去以后,成为一个十一岁的小寡妇!
  只是,她也很清楚:事情现在由不得她做主;她就是有一百万个不愿意、不同意,她也只能在今天嫁人。
  红袖在另外一个世界上也是独自一个人过惯了的,所以她的适应力可比小强了——在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形下,她还是慢慢镇定了下来。
  不过她并没有自震惊中完全醒过来,所以还是有些呆呆的,任凭丫头们摆布着。
  门外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儿,然后又有人推开了门,红袖却没有看过去,她只是在向上天祈祷:她不要做一个十一岁的小寡妇。
  直到红袖听到一群人在喊“夫人”时,她才转头看过去:本尊的母亲来了。
  
©2010-2016 中国联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