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之隐

刘永彪

3.0元(300阅点)/本

立即订购

赠送 收藏 推荐

手机扫描阅读

第一章 家有美妻

  这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夜晚,色彩缤纷的灯光使青弋江畔的小县城显得十分热闹,看上去有了些都市情调。
  这条发源于皖南山区的青弋江,在流经县城的那一段身躯,就像一个体态柔软的舞女,在激越地扭摆,颤抖,映入水底的灯光也变得支离破碎,如同美人鱼身上的鳞。青弋江的西岸有一栋别致的高楼,门前霓虹灯向水面洒下无数闪耀的星星,同时也让门头上牌匾越发光彩夺目,牌匾上是“南天大酒店”几个鲜艳的大字。
  在酒店的一个包间,盛达集团建筑公司老总邱林与他的一群哥们聚餐。那不是一般的哥们,都具有在公众场合必须正襟危座的地位,在七小时以外,有大可不必夹着尾巴做人的畅快。除了衣着和肤色,酒席上的气氛与民工似乎并无太大区别。这群哥们像民工一样会打圈。低下的民工由于地位低下,打圈时往往站着,这群哥们没有站立的习惯,这是邱林理解的,打圈只是端一下杯子,所以邱林并不知道谁圈谁没圈。不过如果邱林打圈,他是会站着的,首先他做东,还有就是他面对的不是民工。哥们当中有人从左向右打圈,有人从右向左打圈。有人打完圈盯住邱林,喂,今天是邱总拿下时代科技城建设项目的大喜日子,邱总怎能不打圈呀?啊啊这不行,说不过去。老婆是新的好,朋友是老的好,喜新厌旧大大的不好。
  由于场面热闹,邱林没听清那个哥们的话。那个哥们说邱林“喜新厌旧”不是没有根据。席间邱林只盯着新副县长,哥们要求他打圈时,他端起的酒杯正伸向那个新副县长。
  那个新副县长姓辛,是新调来的,今天与邱林还是第一次见面,下午,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仕杰说,新副县长是从省城来镀金的,要不要介绍认识一下?至于新副县长的为人,接触一下你就会有数。刚才杯来筷去,邱林感觉到新副县长是个可交的人,不远的将来有可能成为哥们。
  在这个小县城,邱林算是有钱人了,但他不同于一般暴发户,暴发户有时就是胆大的代名词。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是人们对暴发户无可奈何的感叹。邱林一向认为暴发户缺乏必要的知识面,不一定懂得经济规律,即使对金钱有时也难以把握,当他们胆大到一定程度,就要体验物极必反的规律。他们的金钱,正如潮水,来得快走得也快,所以媒体上许多暴发户成为穷光蛋,或沦为阶下囚,也是一夜之间的事。而邱林是有商业头脑的有钱人,事实上他不仅有商业头脑,还有一定的人文知识,而金钱与人文知识的关系其实是表象与内力的关系,这就注定了邱林的金钱来源是基本遵循经济规律的,至少不是一夜之间拥有的,所以一旦拥有,断不会一夜之间消失。同时,他的人文知识结构也决定了他的生活规律,比如交往方面,他自有独到的感受。他交往的都是上层哥们,他也不是不与下层人员交往(如民工之类),但决不与下层人员成为哥们。他与下层人员的交往只能算瓜葛,不能算交往。所谓交往,在他看来至少包括神交和礼尚往来的意思。他怎么会与民工们有神交或礼尚往来的行为呢?虽然民工们养育了他,是他得以财源滚滚的直接因素,是抬了他这条船的水,但物理学上也没有船只与水相互交往的规律或现象,只有船在水上往返,船把水永远压在下面,丢在后面,水是断不可进船的。邱林交往的,可以说是让许多人员大迭眼镜的人物。这,已久而久之地形成了他的洁身自好的习性了,在他交往的圈子里,如果出现他认为的不是上层人物的哥们,那他就会防不胜防。因为他清楚,许多款儿是因为选择哥们发生失误,才一下“玩完”的。当然,邱林意识里的上层哥们,还必须是内涵丰富的,不光要有经济地位,政治地位,还要有品格的地位。而其中,尤以品格的地位最为重要。与这样的哥们交往,他面对滚滚财源不必提心吊胆。这就是邱林为什么成为一个农村走出来的集团公司的老总至今不出问题的原因。
  邱林希望新副县长尽早加入哥们行列,他主要与新副县长喝酒。新副县长好像也是酒逢知己。
  邱林与新副县长来来往往已不知多少回合,但是这次,邱林的酒杯伸向新副县长的时候,新副县长并没有理会邱林的酒杯,新副县长目不斜视盯着前方。
  新副县长对面的墙上,是一个极大的壁式荧屏,荧屏上,县委一把手包书记正在工业区考察。他身边有一个美女。新副县长眼睛好像被美女的形象粘住了,瞳孔缩小到只有荧光屏。当然没看到邱林的酒杯。
  邱林与新副县长之间隔着公安局副局长汪坚。汪坚见邱林伸出的酒杯总是挡在眼前,就用膝盖碰了一下新副县长,新副县长又在汪坚下巴的示意下,看到邱林伸出的酒杯。
  新副县长慌忙端起酒杯,向邱林的酒杯碰去。也就这时,屏幕上美女的画面又出现了,这回不是坐在会议室了,而是随包书记走动了。因此,美女的身材也就全面地展示着。新副县长喉管呃了一下,不知是酒在胃中的作用还是对美女身材的惊讶,同时,他的酒杯已不可抑制地伸了出去。由于他眼睛还在荧屏上的,他的酒杯没有对上邱林的酒杯,而他是为了表示感情用了力的,那酒杯也就悬空无阻地向邱林的面门直冲而去。邱林身材不高,眼睁睁望着新副县长的酒杯向面门冲来,他没有丝毫准备,避让也来不及了,干脆做出笑脸相迎的意思。还好,新副县长的酒杯并没有继续前进,新副县长的手臂只有那么长,新副县长也是坐着的,那手臂伸到不能再伸的时候,酒杯的重量一下显示了出来,酒杯和手臂都落到了桌面上。
  哥们都望着新副县长,场面出现少有的安静。新副县长抬起手臂,扭过来看,袖上已有彩色的油汁。
  “还好,杯子没碎。”邱林为缓解尴尬的局面,拾起酒杯,绕到新副县长身边给新副县长斟酒,这时他抿嘴笑着,当然他不能笑出声音。
  邱林斟到一半,问新副县长这样行不行。邱林对酒文化深有研究,对有些人来说,斟太满是不好的,对有些人来说,斟太少是不好的。他对新副县长酒量不清楚,不能不慎之又慎。新副县长捏着餐巾纸的手停了下来,邱林以为他要说斟还是不斟,但他一直没有得到明示。邱林从后面伸长脖子,扭过来看副县长神色。
  新副县长虽然还是盯着前方,眼角余光还是看到邱林的脸,说,“这太奇怪了。”
  所有哥们的眼光都注视到荧屏,一张张脸面成了向日葵。
  荧屏上又出现了美女的镜头。县电视台对县委一把手的新闻当然拉得很长,解说词里,包书记的名字反复出现,但那个美女好像还不是县级领导,名字是不播的,却有很多美丽的镜头。制作人懂得受众心理。
  邱林当然看到了荧屏里的妻子杨景丽,不过他以为副县长只是关注新闻,说:“县长吃饭的时候还关心县里的事。”
  “你看那眼睛?太美了,太奇怪了。”
  “谢县长夸奖。”邱林没听清口词不清的新副县长说什么,但新副县长不管说什么他都可以这样回答,总之不能让场面尴尬。
  “你们认识?”新副县长感觉邱林说得轻描淡写似的,他好像认为对这样的美女,对这种眼睛,个体老板应比他还要惊讶才是。
  邱林笑问,“县长说谁呢?”
  “县长在夸嫂子吧?”坐在新副县长一边的公安局副局长汪坚说。
  自邱林与汪坚认识后,汪坚就真心把邱林当哥们,称邱林的爱人嫂子。
  邱林这才发现新副县长是因为他妻子失态了。
  邱林的妻子杨景丽是正科单位的一把手,上电视是很正常的事,所以邱林也是司空见惯不怎么在意,他也没遇见过有哪个哥们或不知天高地厚的民工对他妻子产生过非份之想的事,就算有,在这个小县城他是能按自己的意愿处理的,没想到这个从大地方来的、即将成为哥们的副县长会对他妻子这么感兴趣。而这个副县长给他的印象是很有品味的高级人物。邱林刚才还想过,四十刚出头就是副县长,前程大着,仅从这点看,他是有背景的。
  面对这样一个高级人物,又是在这种场合,他总得有个合适的反应。
  邱林向汪坚递了个眼色,离开酒席。在洗手间,邱林说你说这个新副县长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呀?像他那么大地方出来的官员,不能对我们这个小县城的女人也有非份之想吧?汪坚说人有千万种,脸上没记号,不过小弟认为,他从省城信访局副局长位子上调到这里来搞副县长,就是贬职。他一定犯问题了。不过我现在还不很清楚。如大哥需要,小弟当近快摸清他的来路。公安局的汪坚副局长阅人无数,不以地位及相貌取人的。怀疑任何人是他的职业习惯。邱林想起周仕杰说新副县长是来镀金的,一时又把握不定,说今天我很不舒服。汪坚说小弟知道该怎么做。
  回到酒席时,新副县长已脱下染有油汁的西服,穿着白衬衫。红领带在白衬衫的映衬下愈发鲜艳夺目,就像一个人红得发紫。
  “县长,刚才电视上那个为人民服务的女公仆就是我的内人,我老婆,说文雅一些就是我爱人,我妻子,叫杨景丽。这儿大概只有县长您不认识她了。”邱林举杯对副县长说。
  新副县长端杯站立:“难怪,难怪,这就对了!大哥真有福气,兄弟祝福你。”
  邱林说:“谢谢。还盼县长多关照。”
  “小弟初来乍到,应该受邱总关照才是呀!”辛副县长说。
  “该祝福邱总的事很多呀,邱总不仅财星高照,不仅家有美妻,我想透露一个可能性不小的消息,杨景丽可能要就任副县长了。包老爷要打美女公仆的战略品牌。”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仕杰说。
  包老爷是哥们背后对县委一把手包书记的称呼。
  “是呀是呀,有美女公仆的地方,就有招商引资的优势。全中国全世界就一个杨景丽,这是别的地方没法比的。包老爷经常说这话。”有哥们说。
  就有哥们祝福邱林有个才貌双馨的妻子。
  又有哥们羡慕邱林有个才貌双馨的妻子。
  还有哥们提醒邱林要不失时机地与包老爷接触,“嫂嫂晋升,弟兄沾光。”
  “不奇怪呀,县长应知道的吧,包老爷要打美女公仆的战略品牌的。”有人对辛副县长说。
  “刚才我不知道她是嫂子——”新副县长对邱林说,他被邱林的人气感染了。
  “如果不是嫂子就可心怀不轨吗?”有哥们顶了句。在酒精的作用下,彬彬有礼的君子也会口无遮拦,尤其大家自以为不是外人的时候,就像许多零距离接触的电视栏目一样,主持人的提问有时也会为迎合受众兴趣让嘉宾严谨思考一番的。
  “不不不,”新副县长赶紧说,我刚才是看到她眼睛才——”
  “辛县长太会联想了。”有人说。
  “不是你们认为的那种联想,不过我真想到一个人。”新副县长说。
  “那个人也是美女,很像我嫂子是吧?”有哥们问。
  “是的是的”辛副县长说,“尤其那双眼睛。”
  “我说嘛,影视剧就这样的,事实上另一个美人是没有的。”
  “你一定要说我对嫂子心怀不轨是吧?”新副县长感觉到越辩越说不清,干脆不作解释。
  “我可没这么说,我是说影视剧和文学作品里的情节。”
  “大家玩笑不能太随便。我刚才看到那双眼睛,确实怀疑我认识的那个人怎么到这儿来当领导了。”辛副县长说,又对邱林说,“你相信我,时间可验证一切。干杯。”
  任何人,一旦成为议论的目标,总是被动的。邱林很清楚这点。他不想让自己的爱人成为谈论对象,尽量拿出理解新副县长的姿态,笑着。他的强作的笑容的最终消失,是因为又有人谈到性文化。他们说,大可不必羡慕人家的美女,和自己妻子做爱时,只要把自己的妻子想象成那个美女,就会得到与那个美女做爱的效果,而且不犯罪,这在西方很流行,叫意念奸淫,现今作为性文化,在中国也认可了。
  “意念奸淫!妈的。”邱林愤愤想了一下,一声不吭离开了座位。

目录

目录排序

难言之隐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难言之隐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